当前位置:主页 > 吴孟超 > 正文

吴孟超老师裘法祖经历

时间:2019-10-08 09: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2008年6月14日,被誉为中国外科之父的裘法祖院士在武汉逝世。除了中国人民十分悲痛外,德国《世界报》也用大幅版面对他传奇的人生进行了生动的报道。这源于裘老在二战期间曾智救...

  2008年6月14日,被誉为“中国外科之父”的裘法祖院士在武汉逝世。除了中国人民十分悲痛外,德国《世界报》也用大幅版面对他传奇的人生进行了生动的报道。这源于裘老在“二战”期间曾智救了一批濒危犹太人的一段传奇经历。

 

  1945年初,“二战”已渐入尾声,慕尼黑遭到盟军的轰炸,纳粹德国开始走向溃败。裘法祖所在的施瓦本地区医院,在慕尼黑市郊的巴特﹒托尔茨开设了一所战地分院,裘法祖任该分院院长。那时,裘法祖每天都要给三四名在轰炸中受伤的德国人做手术。

 

  当年,在慕尼黑郊区的达豪,希特勒建了一座纳粹集中营。达豪集中营是纳粹德国的第一座集中营,“二战”期间至少有3万人丧命于此,被屠杀的主要是犹太人。

 

  1945年4月,面对越来越逼近慕尼黑的盟军,纳粹强行驱赶数千名被关押在集中营的囚犯,横穿巴伐利亚进行转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达豪死亡行进”。一路上,走不动的囚犯惨遭纳粹士兵毒打,甚至被就地处决。5月初,队伍行至裘法祖所在的巴特﹒托尔茨的战地医院附近。

 

  裘法祖后来回忆,他当时正准备做手术,突然护士长紧张地跑进手术室大喊:“外面躺着好多集中营犯人!”裘法祖立刻跑了出去,被眼前的惨状震惊:40多名骨瘦如柴、衣不遮体的集中营犯人虚弱地瘫在地上,全副武装的纳粹党卫军士兵用枪托直戳“犯人”,并恶狠狠地呵斥“起来!起来!”

 

  在一名女护士的陪伴下,裘法祖鼓足勇气,径直向队伍走去。纳粹士兵惊讶地看着这个身穿德国主任医生白大褂的中国人朝他们走来,并大声斥责:“您的囚犯患有伤寒,传染性极强,我们必须把他们带走!”面对这位31岁的中国医生表现出的正义与坚定,纳粹士兵屈服了。40多名集中营犯人被裘法祖带进了医院。在这里,犯人被藏进了医院地下室,并得到了悉心治疗和照护。裘法祖院士在《写我自己在Bad Tolz市工作和生活》中说:“不久,德国宣布投降,这些囚人也恢复了体力,并出院获得了自由,我为他们获救感到由衷的欣慰。后来我听说,还有其他同时期转移的集中营囚人大都没有生还,不是饿死了,就是被SS(纳粹党卫军)枪杀了。在他们跋涉沿途上,今天立有纪念碑。”

  1985年“二战”结束40周年之际,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统冯﹒魏茨泽克倡议,寻找并表彰在纳粹暴政下不顾个人安危救助犹太人的英雄们。虽然裘法祖本人十分低调,刻意隐瞒那段历史,但德国巴特﹒托尔茨的市民却忘不了这位“中国神医”,他们纷纷给总统打电话。联邦德国的犹太人组织也证明,已找到了几位当年被裘法祖解救的犹太人。那些犹太人提起被他们尊称为“中国神医”的裘法祖,都泪流满面。一位曾被裘老“救命”的犹太老人梅耶哽咽着说:“裘是一个伟大的中国人,如果没有他,我们早就没命了。”最终,裘法祖因拯救德国“二战”大轰炸受害者、救助集中营犹太人以及对德中医学交流曾作出的突出贡献,被冯﹒魏茨泽克授予了德国“联邦大十字勋章”。裘法祖也因此成为德国这项传统荣誉制度史上第一位获得此勋章的亚洲人。

 

  2005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世界各地掀起了一股纪念热潮。其中,有一个声音格外响亮:西方社会普通肯定了中国在“二战”中的重要作用。为此,德国媒体纷纷出动寻找“新闻线索”。很多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91岁的裘法祖老人。

 

  “但是裘医生婉言谢绝了邀请,他不想抛头露面。”德国国家电视二台对外办公室的梅克尔女士不无遗憾地说,他们曾经打算把节目搬到中国录制。不过,德国《世界报》著名记者乔尼﹒埃尔林却做到了。他“三顾茅庐”,终于打动了裘老的心,也第一次从裘老口中发掘出这段在德国鲜为人知的他的传奇经历。

 

  埃尔林的文章《我们在地下室藏起这些人》一经《世界报》刊登,立即引起了德国各界的广泛关注。德国各大电视台、《明镜》周刊等媒体纷纷转播(载)了裘法祖的事迹。很多热情的德国读者打电话到编辑部,表达了对这位中国老人的深深敬意。

 

  在巴特﹒托尔茨市,人们还自发举办了一个“中国神医——裘法祖”的展览,裘老的事迹被写进了当地的“城市史”中。巴特﹒托尔茨市立医院还要求医院的每一位医生向裘老学习。德国一些犹太人学校也把裘老的事迹搬进课堂宣讲,告诫犹太青少年不要忘记中国人的恩德。德国总统等政要曾在公开场合赞扬这位中国的“辛德勒”。总统办公室发言人科特尔博士表示:德国如此关注一位“二战”中的外国人,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

 

  1947年时的国立同济大学医学院的师生们是不会知道他们这位校友(或尊称“学长”)裘法祖教授这些感人的,甚至可以拍成影片之故事细节的,但是有关“裘氏刀法”的传说,早已在同济大学医学院的师生中传得沸沸扬扬了。对外科学特别感兴趣的吴孟超也早已将裘法祖教授视为心中的偶像。如果真能听到裘教授的讲课,看到他的娴熟的手术操作,那真是太幸运了!

 

  一天,教导主任陪着一位英俊潇洒、穿着白色西服的教授来到教室,兴奋地搓着双手向同学们介绍:“同学们,这位就是大家期盼已久的裘法祖教授,他刚从德国归来......”雷鸣般的掌声已将教导主任的话语打断,大家不由自主地纷纷起立鼓掌来欢迎这位以刀法精准见长,被医学界称为“裘氏刀法”的创设者。

 

  坐在第一排的吴孟超更是激动不已,竟然向裘教授鞠起躬来。他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裘教授,整洁的衣着、修长的身材、俊朗的面容、深邃的目光、优雅的举止、严谨的话语和漂亮的板书......反正,裘法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令吴孟超着迷。70年后的今天,吴孟超依然清晰地记得,裘法祖教授开始授课的第一句话:“感谢同学们的掌声,我很高兴与大家一起学习外科学......”

 

  这就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从这一天起,吴孟超就立下了一个意愿:哪一天能成为像裘法祖学长那样的外科大夫,那该多么幸福啊!吴孟超年轻时的“追星”狂热并不比当今的年轻人逊色,但他追求的就是他往后人生事业的“梦想”,一位精神境界崇高的偶像!

 

  尽管裘法祖教授上课操着浓重的杭州口音国语(因为杭州曾是南宋首都,地处浙江的杭州方言就融入了北方方言的基因,难怪人们会称杭州语为“南方官话”,听起来确实有点怪怪的南腔北调),许多同学觉得很难听懂,但福建籍的吴孟超仍觉得特别清晰,特别亲切,兴许吴佩煜也是杭州人的缘故吧!吴孟超对杭州人乃至杭州话都情有独钟,爱屋及乌么!这种由崇拜心理导致的默契,往后一步步铸就了他们师生60多年的深深情谊。从那堂课引发的吴孟超对外科医学的钟情以至痴迷,也在日后实实在在地书写出一部辉煌的中国肝胆学科史。

  • 1948年吴孟超开始实习 1948年吴孟超开始实习

    第二天下午,一辆白色的救护车一路鸣着喇叭,径直开到了关押学生的地方。骗过了站岗的军警后,身穿医疗隔离服的吴孟超一边佯装为被捕学生例行疫检,一边借机把地下党组织的营...

  • 吴孟超积极参加游行示威 吴孟超积极参加游行示威

    同济大学的董鉴泓教授是1948年参加了地下党外围组织的。他也清晰地记得,一﹒二九事件后,在乔石同志主持和研究下,决定出版油印报《同济人》。《同济人》不仅报道了同济各学院...

  • 同济学生吴孟超迎接上海解放 同济学生吴孟超迎接上海解放

    由于同济学生包括 吴孟超 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救饥救寒和抗议九龙暴行等运动中表现突出,1947年底又在寒衣劝募活动中创作了不少宣传漫画,举行过多场聚会与演讲活动,这一...

  • 吴孟超老师裘法祖经历 吴孟超老师裘法祖经历

    2008年6月14日,被誉为中国外科之父的裘法祖院士在武汉逝世。除了中国人民十分悲痛外,德国《世界报》也用大幅版面对他传奇的人生进行了生动的报道。这源于裘老在二战期间曾智救...

  • 吴孟超老师裘法祖 吴孟超老师裘法祖

    裘法祖在《写我自己﹒惜别慕尼黑回到祖国上海》中回忆:我在巴特﹒托尔茨工作、生活了近三年(1944年初至1946年底),两年在施瓦本医院的分院主持外科医疗,一年在巴特﹒托尔茨...

  • 吴孟超老师眼睛的作风 吴孟超老师眼睛的作风

    同济大学迁回上海后,原先吴淞的校舍已被日寇炸成平地了,只得另觅新址复课。那年头的同济成了一所分散于上海十多处的大学堂,其中地处市中心的中美医院、四川北路原工部局的...

  • 吴孟超是从裘法祖 吴孟超是从裘法祖

    同济大学迁回上海后,原先吴淞的校舍已被日寇炸成平地了,只得另觅新址复课。那年头的同济成了一所分散于上海十多处的大学堂,其中地处市中心的中美医院、四川北路原工部局的...

  • 吴孟超人生关键性的第三次选择 吴孟超人生关键性的第三次选择

    吴孟超回家乡还有一个夙愿向大舅舅汇报成为有出息的人的进程。哪能想到大舅舅已去世了。吴孟超含泪上山看望了舅妈。 吴孟超很能理解父母思恋故土的情结,他对阿爸说;以后你们...

  • 吴孟超见到回国的父亲 吴孟超见到回国的父亲

    那位在昆明侨务处工作的刘姓同学帮吴孟超办妥有关返回侨居地马来西亚诗巫的路费申请手续,足足花了五个月时间。这五个月也让吴孟超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更想到了很多:抗...